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

   日期:2019-05-29     來源:建材之家    瀏覽:932    評論:0    
核心提示:從大學走向社會的過程里,無論干什么都有那么多的選項,yes or no,A B 還是 C,把每一個自我淹沒在無邊無際的考量和不安里。那些選擇的重量會讓你懷疑,按下選擇的這只手能承受它帶來的后果嗎?是不是應該保持默認,接受父母建議,過上別人幫你規劃的生活,才會過上更輕松一點的日子?但那樣的話,你自己又在哪里? 選擇……
      從大學走向社會的過程里,無論干什么都有那么多的選項,yes or no,A B 還是 C,把每一個自我淹沒在無邊無際的考量和不安里。那些選擇的重量會讓你懷疑,按下選擇的這只手能承受它帶來的后果嗎?是不是應該保持默認,接受父母建議,過上別人幫你規劃的生活,才會過上更輕松一點的日子?但那樣的話,你自己又在哪里?

      “選擇到底意味著什么?為什么你要一直選來選去的?為什么要在不同的鞋,不同的衣服,不同的家具,不同的住處,不同的生活方式里選擇,選擇,選擇?為什么你閉眼點擊下一步,為什么不輕松地接受命運安排給你的默認選項?你每一步去精挑細選就是對的嗎?你又怎么知道?”

      我們和 “自如海燕計劃” 想一起幫你找到你自己的回答。我們走出辦公室,尋訪了一批在18歲到24歲的人生轉折期里面臨選擇的年輕人,他們也許就是你身邊的同學或對桌新來的同事,他們的憂慮與困惑一點也不比你少,但他們都在無數可能中尋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姿態與方式 —— 希望你也能。

      高言是在大四發現自己再也不喜歡 b-box 了的。

      六七年前,他在初中期間喜歡上了 b-box,那么時候身邊沒人可以一起玩,他就在網上找伙伴,在貼吧,在優酷的評論區跟人交流。大學到了上海,為了聚集起有這個愛好的人,他還在學校里成立了一個 b-box 社團。

      一直以來,“b-boxer” 都是他重要的認同感來源。他會這么跟人介紹自己,也愿意在眾人的邀請下來一段,但現在他不愿意了。有一天,他去參加了幾個上海 b-boxer 的聚會,在那個聚會上,他忽然感到一陣不適,過去熟悉的場景突然變得陌生。

      “我覺得他們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沒勁。”

      從聚會回來之后,他把微信頭像換成了天線寶寶里的 “諾諾吸塵器”,像是要躲回到一個更安全和簡單的世界里。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

      被挫敗的期待:我是誰?我在這干什么呢?

      扎西是高言在這所財經院校里的同班同學,他是藏族,來自拉薩,但高中就到了上海讀內地班。他普通話說得很好,甚至還會帶一點江浙口音。高言忙著張羅社團和踢足球的時候,扎西覺得,他根本就是來錯了地方。

      還沒上大學時,扎西看過一部吉卜力工作室的電影《來自虞美人之坡》,描繪了20世紀60年代初,從戰后復蘇中的日本,舊的事物被摒棄,人們談論著新鮮的一切。在他的想象中,那是大學應該有的樣子:“宿舍特別舊,但大家有很多社團,很多樣,雖然你研究哲學,我研究化學,但我們能特別放松地互相交流。”

      可是財大的氛圍很保守,完全挫敗了扎西的期待,草坪上沒有高談闊論的學生,只有說著上海話遛娃的小區居民,學生們行色匆匆,不是在看手機,就是在回寢室給手機充電的路上。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2

      大一時,他有一陣子每天都睡不著覺,感覺自己像頭困獸,被束在宿舍里那張窄窄的床上。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里,不知身邊的人和自己有什么共同點,最重要的是,不知道要怎么逃離。

      好在大二快結束時,遇到了喜歡音樂的朋友,看到別人自己做歌,他想,“Why not?”從此也開始學著做 beats,用藏語和漢語寫詞。對于一個敏感的人,只有創作才能夠讓他感到最大的解放。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3

      未來的選擇:失序的世界里,我想先要點安全感

      比起扎西的不適,高言更快地接受了被暗示的規則:“進了這所學校,其實未來的出路比較清晰了,大家都去 ‘四大’、銀行、證券。”

      財經院校的氛圍自然要實用些,大家進校就開始考證,從 CPA 到 ACCA,哪怕他們在人文學院,證也是能考全都考,畢竟 “來都來了”。

      高言選修了不少財經類課程,也在考 ACCA 的證書,社會學畢業后,他打算工作一陣子再考法律類的研究生,“這樣可以事法律審計的工作”。面對復雜的成人世界,跨邊界的職業化是高言能想出的應對辦法。

      證書被炒起來也是這幾年,跟身邊的同學一樣,他也懷疑這是不是一場大騙局,以后市場需要這么多的持證人嗎?但他能確定的一點是,“能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來掙錢,感覺非常好。”

      高言的心里住著一個喜歡把事物裝進方格的人,他向往一個秩序井然、容易理解的世界,但出去的第一場面試就把他弄蒙圈了:同一場面試的人里,從專科到博士生都有。“外面的世界好像沒有我以為的那么結構化,基本上還是無差別競爭”,所以,考一堆證書有什么用?你有了證書,你就是市場需要的人嗎?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

      不安穩與不確定,或許是全人類的處境,而 “保障感” 則是高言使用的高頻詞。還有幾個月離開校園時,他為自己找到了兩個 offer,一個是銀行,另一個是家電公司的市場營銷,兩份工作的穩定度不一樣,但他還在衡量。衡量來衡量去,他發現自己最害怕的原來是 “回家”,去干家里幫忙安排的工作。他不怕別人怎么看,但害怕自己不再學習和成長,害怕自己在精神上迅速地老去。

      學校的食堂旁,有一小片空地挨著宿舍區,也連著超市和球場,是一個簡單舒適的公共區域,來自西藏老家的朋友下了課都來這里聊聊天,大四的話題自然是未來,而除了扎西之外,大家都打算畢業以后就回家了。

      “十二、三歲就來內地讀書了,我們總要回去的。”

      “回家” 像是一個嘀嗒作響的背景音,回響在每個人的身后。只不過有的人近一點,有的遠一點。“我們都離家久了,父母的身邊沒有人陪。” 但扎西的爸爸媽媽沒有催他回家,只是他內心深處知道,一個來自西藏的孩子,或許總有一天是要回家的。

      在外讀書的日子像是某種現代的游牧,高原的冬天氣候寒冷,回家的路也太漫長。在內地讀書的這幾年,扎西說小時候帶自己的長大的老人很多都 “沒了”,不少老人熬不過冬天就去世了,等夏天回去才發現,家里的人少了一個。

      但一旦回了家,就得面對單一而保守的環境,他幾乎不會有個人的空間,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權力與聲望都來自于他是哪個體制內單位的人。媽媽雖然支持他寫歌,但那種氛圍還是讓他害怕,怕自己不得不變得很 “社會”,和人抽煙喝酒,用一樣的套話,一樣的手勢。

      回去生活幾近于在二十歲退休,但一直過著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也能令人發瘋。到底什么是重要的?那些睡不著的晚上,扎西回答了自己:他唯一不能接受的失敗是,快要離開人世的最后一天,卻想著 “那個時候為什么沒有拼一拼”。

      外面的世界里有太多可能性,扎西想知道他還可以成為什么樣的人。他決定不給自己設限,“哪怕有實際的困難,但感覺對的就盡可能去做。”

      回家,等四十歲的時候再回家吧。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5

      球場和房間:有一天自由總會有的

      三年多的混戰后,他們快畢業了,但高言和扎西都常常忘記,他們七月就要離開學校。

      五點鐘,高言說得回去接著改論文了,他的論文題目有關趣緣社群,研究因為對足球的共同喜愛而聚集在一起的團體。論文題目是他和導師一起確定的,發覺了自己對 b-box 的冷淡之后,足球成為他僅有的樂趣。

      高言說,如果沒有限制,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去西班牙,去巴塞羅那,“最好能找一個在球場邊修草坪之類的工作”。沒有競爭與對抗,沒有其他人的挑戰,只有熱烈的陽光,散場后的球場里讓人沉醉的空曠與寂靜。

      仲春的陽光很充足,關于未來的決定已經做好了,高言跟扎西都感到難得的放松。大學四年,好像最奢侈的竟然是這點空閑,放在生活里,像是偷來的東西。

      想到未來,最讓扎西激動的是可以住進一間可以自由使用的房子,像任何心懷創作夢想的年輕人一樣,他想要有一個自己的空間,“大家都可以來,我們想怎么裝飾就怎么裝飾,墻上可以貼我們喜歡的畫,不一定是做歌的,畫畫也可以,我們可以有一段友誼,大家在一起很舒服,然后可以開心地做東西。”

      “現在的狀況像是被束著一只手,你明白嗎?” 他說,“如果可以這樣的話,就可以很自在了”,說這話的時候,他往后靠在椅子上,雙臂張開,做出擁有很多空間的樣子。

看起來每個人都知道該去哪里,但我在畢業只想選擇 “做自己”6

      在人類學中,人類學家用 “通過儀式”(rite of passage)來描述個人生活隨年齡增長從一個階段向另一個階段過渡的過程。在人類文化中,長大常常是一場折磨跟試煉,通過了這場試煉,則確定你是一個可以盡到責任,享有權利的大人,這個過程,不是那么浪漫。

      大學的時間被 “考證” 吞噬掉了,就業競爭的前置,讓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必須更深地陷入進去。就業競爭也是階層的競爭,它從職場期向前蔓延到高考期,走出家庭,走到外部,完整對接,嚴絲合縫,身在其中的人要么接受,要么離開。“閑逛、游蕩,不合時宜地閱讀與思考” 的 “游蕩者”,似乎只能存在于社會主流與個體意愿之間的縫隙中。

      如果說一個剛進入大學的新生,需要的是更多的選擇,那么正在面臨畢業的高言和扎西,必須在種種選項中減少自己的選項。高言在思考中生長出了懷疑,他懷疑選擇到底是不是都是假象,人究竟能否做決定,人能否擁有自由,“我們是否都在扮演那個角色,只是有人演得投入,有人演得勉強?”

      大四的人生,就像站在一場 party 散場后的緊急出口里面,看著逐漸吞噬掉快樂的晨光降臨,不過艱難和不快的選擇仍然好過沒有選擇,不是嗎?(轉自:VICE)

廣告位出租
 
打賞
2019年度中國建材家居行業科學技術獎申報正式啟動5月23日,2019中國建材家居行業科學技術獎申報正式啟動。據了解,本獎項由中國建筑材料流通協會作為承辦機構,每年可從獲得建材與家居行業科學技術獎的項目中,推薦優秀項目參加國家科技獎的評審。獎項設置面向瓷磚、衛浴、陶瓷裝備、陶瓷原輔材料等建材家居企業,包括產... 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華瓷磚作出雙反產業損害初裁5月24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投票對進口自中國的瓷磚(Ceramic Tile)作出反傾銷和反補貼產業損害初裁,裁定被主張存在政府補貼和傾銷行為的涉案產品對美國國內產業造成了實質性損害。在該項裁定中,5名委員均投肯定票。基于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肯定性裁定,美...
更多>文章標簽:家居 建材 ;相關產品:
廣告位出租
更多>同類建材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建材資訊
點擊排行
最新裝修問答
建材資訊微商機
廣告位出租
博一網

www.bo-yi.com

點擊查看放大的二維碼

微信服務號:jc68-1

建材之家小程序碼

建材之家小程序碼

今日微商機小程序碼

今日微商機小程序碼

建材商機小程序碼

建材商機小程序碼

博一建材小程序碼

博一建材小程序碼

工商網監
建材 | 建材之家 | 加入建材之家  |  關于建材之家  |  聯系我們  |  使用協議  |  財務相關  |  城市分站  |  招商加盟  |  建材群站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 sitemap | 粵ICP備14017808號-2
全國服務電話:0755-82034561/18923733323;客服QQ:727533600/876399953;新浪微博ID:jc68com; 微信服務號ID:jc68-1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0745號 Powered by 建材之家 v3.0
 
体彩购买规则